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李敬泽会饮记打开他的精神星图

2018-09-14 11:38:59

李敬泽《会饮记》 十月 摄

由思南公馆、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李敬泽《会饮记》新书分享会日前”于思南公馆举行。

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新颖、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、《思南文学选刊》副主编黄德海及本书作者李敬泽出席活动,与各界读者分享了关于《会饮记》的阅读感悟。本次活动由上海作协创联室副主任李伟长主持。

李敬泽,批评家、散文家。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,曾任《人民文学》主编,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。著有评论集《为文学申辩》《致理想读者》《会议室与山丘》等,散文集《咏而归》《青鸟故事集》等。2004年获“华语文学传媒大奖?年度文学评论家奖”,2016年获“华语文学传媒大奖?年度散文奖”,2017年获首届“十月散文双年奖”。

《会饮记》2018年8月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该书收录了李敬泽近年来在《十月》杂志专栏刊登的系列随笔,是继《青鸟故事集》《咏而归》之后的又一力作。李敬泽用亲历者的眼光,从历史的深邃中观照当代文学的现场,拾起落满灰尘的书籍,在缝隙中劈开思想的天地,编织出属于作者自己的文化和心灵地图。

关于《会饮记》的文体,作家张新颖认为《会饮记》采用了一种类似钱钟书《管锥篇》的写作方式。十二篇散文,每篇都由一个现实的触点切入,这个现实的触点或是一次谈话、或是一次会议、又或是作者李敬泽在写作前后的经历。“《会饮记》就像是作者的记事本,既记录了他实际的日程安排,又书写了他古今中外、天马行空的精神活动。”

而在评论家毛尖看来,《会饮记》的形式则很难界定,有时候像在看评论文章,有时候像在读小说,有时候又像是在品诗歌。

就李敬泽如何通过《会饮记》呈现自己精神星图的问题,张新颖说:“精神活动通常是流动的液体,又或者是飘散不定的气体。李敬泽用文字一边记录、一边梳理着他的精神世界。他创造了一个条件,让液体或气体随时可能蒸发掉的东西,在文字的烘托下形成自由的精神结晶。”

针对《会饮记》一书中虚构与现实的关系,黄德海认为,小说作为一种虚构形式,必定安放在恰当的支架上。如果我们意识不到支架的存在,那只是因为它是如此基本,如同空气那般透明,如同呼吸那般不必费力感知。虚构就像是一个精致的肺。如果你把肺的支架抽掉,那么一切都会坍塌下来。

谈及《会饮记》的创作体会,李敬泽说:“《柏拉图文艺对话集》中有一篇《会饮记》,我这篇散文集的创作灵感便来源于此,只不过并没有谈爱欲。希腊有一群文化人,中国也有。我想书写他们的交往、言谈、思绪,并在这种思绪中希望能够写出我们这个时代精神中的有意思之处。初的创作想法并没有特别复杂,说老实话我是那种写不了正规小说或者正规散文的人。所以《会饮记》的文体也就成了一种‘四不像’。”

他坦言,“我虽不及庄子之万一,但我还是希望可以不断努力让想象能够更为自由。《会饮记》的思维链条虽现在无法完整画出,但庆幸的是,它依然在文本中自己那么走着、延伸着。写文章就是这样,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风格和习惯。就《会饮记》的十二篇散文来讲,我希望每篇文章都不以线性的方式呈现,不采用一种我要达到什么目的从哪开始说的直线叙事。我希望我的文章是一个花园,你可以在这儿坐坐,也可以在那儿坐坐,溜达溜达又到了那儿,它应该是这样的场所和空间。我写的时候也是这么写的,从门进去,一会儿从窗户翻过去又到了那儿,前面穿过一个小月亮门过去,又不知道到了哪儿。徜徉于此,我倒是尤为喜欢《会饮记》的这种创作感觉。”

临港区8千-1万新楼盘

泡泡料图片

明装 筒灯 方 8寸

南阳金域蓝郡图片
摄像头图片
德辅道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