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历险记

2018-09-15 11:55:44

这是哪?周围好多雾,看不清周围有什么。我尝试着往前走几步,可糟糕的能见度实在是太低,这不仅让我在软软的地上举步维艰,而且使我变得莫名地焦虑起来。

忽然周围响起一阵奇怪的呼叫声:他们来啦!我们是他们的奴隶!

我大声地向着天叫,谁呀?他们是谁?回答我的除开沉默就只有一片白色的浓雾。突然,头上传来一阵破风声(类似于子弹在空中飞的声音),可却又与它不一样,听起来有点沉重的感觉。

雾渐渐变小了,但除了能看到头顶的那片蓝天以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哎呀!好痛!我捡起让我头长个包的凶手,拿到面前一看,居然是金子!哇!金子!手指般大小的金子,这能卖多少钱啊!几千?上万?我单是想想就觉得全身沸腾了。

高兴之余,我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引起破风声的声源一直在附近而且从未断过。于是乎,我决定静观其变,躺在地上玩起我的金子并等候着第二块赐给我的金子。

突然,我看到了,看到了那个一直引起破风声的东西了,那就是在空中飞翔的金子!我绝对没有看错,尽管只有一眼但我绝对没有看错,这耀眼的金黄色,只要看了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!

我连忙蹦了起来,朝着金子远去的方向奔跑着。不知跑了多久,我的欲望终于输给了身体的透支,我累了,停了下来并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。痛失金子的我顿时燃起一阵无名火,往地“呸”了一大口唾液并大声骂道:“我X,他妈的,这什么烂地方,雾浓到不可思议的地步!天啊!你要我怎么发财啊!”

正当恼火之时,不知从哪里来的金子“砰”地一下打到我的后背,虽然很痛,但我知道那肯定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!望着那块刚“落地”的金块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。

我毅然决然地站起,张开自己的双手,身体微微向前倾斜,做出一个拥抱状。是的,你猜对了!我是要拥抱金子!哪怕金子飞得再快,我都能用身体接住!

就这样,我接住了越来越多的金子甚至金块:一块、两块、三块、四块……

哪怕我因此断了五根肋骨、崩了两三个门牙、手指折了两三个以及全身上下各种大小不一的伤。但是,我都坚信这些都不是问题!正所谓:“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”,再说了我有多达上百斤的金子!

这是,我遇到一只马,不知为何我有一种想跟它说话的冲动,于是乎:我拿了一块较小的金子向着那个马头塞了过去,过了半刻,无果。起初我便以为是金子太少的原因,它不为所动。但一直把金子的量加到总数的一半时,我才发现我错了。它完全是想要贪了我的全部金子!我终于受不了了并大声对着马咆哮:“你到底要什么?要多少?我只不过是想问下路罢了!你用得着要那么多金子?太黑心了吧!”

“你直接问我不就好了,金子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浮云罢了!”马冷冷的答道,连个马脸都不侧下。

“哟!我就不信这世界没有不爱钱的主!哪怕你是一只马!”还没等马回答继续说道:“算了,你以后会知道的。是了,马兄,这是哪?”

“你看。”马用蹄指了一下一块大大的镜说道。

只见镜子上有一个人正在收另外一个人的钱,样子偷偷摸摸的。

忽然,天黑了起来,我抬头看了一下天,不禁汗如雨下。山一样大小的金子正在向我飞来……

镜中的人是我。

马说那镜子的名字叫现实。

深圳工具柜
江苏男女休闲裤
三松宜家三居室户型图-哈尔滨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